About

[ 目录 ]

記憶體自述

百毒不侵的人,都曾無可救藥過

QQ 空間裏的簽名印證了我們那個年代,那時“網抑雲”還遠不如現在這般流行,破碎的文字卻早已承載着屬於少時的哀思。自稱艾雨寒,簡稱雨寒,早期起名的緣由已經模糊,後來因幼稚園殺手的一句歌詞而賦予的新的意義——“眼淚蒸發到天空,變成了雲。降落到城市的雨,我一個人淋。” 人緣不是天生的,而孤獨是自找的。年少輕狂時口直嘴快,一來怕自己麻煩別人,二來怕別人麻煩自己,怕來怕去,終究成了更大的麻煩,傷害過別人,也傷害了自己。即便後來自嘲爲“社會粘滯性係數測量儀”時有所醒悟,卻也沒能阻止自己陷入孤獨。

當我們不再是我們,我們依然是我們

改善的契機發生在八年前,當時貼吧認識了還在復旦大學的小安,頂着虛擬身份聊天給我一種心安,也有過一段不曾正視的“萌妹史”,而後來才明白,有些真相不必言說,便是最好的結果。結良緣不宜患得失,欠人情不必斬立還,不求練達而謀活水,心田自留方爲本意。不便直抒胸臆的時候,用胡編亂造的句子打上“言文”的標籤,希望文字能帶給我更多的動容。爸媽覺得我書沒讀幾本,小有窮酸氣,約是這麼來的。經年易逝,載體無妨,自得其樂而銘記本心。

早知一日去,且留百年芳

曾兩度因供氧不足而暈闕,讓我不得不思考一個人生意義的終極問題——旦夕不辭而逝,切莫空留悲切。儘力所能及與他人交善時,也迴歸了自己的社會價值,而所謂初等記憶體,便是希望留下一些值得回味的故事。

其餘資訊

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Ariel AxionL's Blog
Built with Hugo
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