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等記憶體


签名
图标

自述

原本這個部分寫了一個略顯中二的減字描述,後來覺得不太認真,不正式,也趁此機會重寫,也希望能夠被人重新認識。

自稱艾雨寒,簡稱雨寒,同時也是筆名,說來慚愧,沒寫過多少文章。雖然聽起來可能像萌妹,但實際上很大可能不是,後來各種機緣,也有了很多花名。以前在推上自嘲爲“社會粘滯性係數測量儀”,因爲總是一不小心就讓友誼走到了盡頭。刀子嘴刀子心,直來直去,傷害過別人,也傷害了自己,而愛情自然也無從開始。所以也曾經有過些自閉,不願意和陌生人打招呼,成了孤獨症患者。或許就像之前的博客描述一樣,“百毒不侵的人,都曾無可救藥過”。走過很多路,也吃過一些苦,終於學會了豆腐嘴豆腐心。我也自嘲爲理工科裏的文科生,用理性編織感性,厚臉皮地去瞭解情爲何物。經常把胡編亂造的句子,挑選出來,打上言文的標籤,希望有一天,文字自己會說話。爲什麼是初等記憶體,曾兩度腦供氧不足而導致暈闕,沒發現原因,但找到了人生的答案。那年我大概十一歲,但不得不思考一個“如果我此刻離開人世,除了悲傷還能留下什麼?”的問題。後來我的答案是“早知一朝去,且留百年芳”。人的本質不是復讀機,而是一切社會關係的總和,幫助他人實際上也就是在創造自己的社會價值。認識到這一點之後,我收了無數張好人卡,但人脈也確實豐富硬實了起來,有了一些能夠交心的朋友,可能,也正在收穫愛情。

來撩